污软件草莓视频app免费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医鸣惊人:残王独宠废材妃最新章节!

等到慕朝烟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,饭菜已经都摆上了桌,冒着淡淡的香气。

这么长的时间,水米未进,她也是真的饿了。

没看着的时候还好,看着之后,又怎么会忍得住。

索性也不跟墨玄珲客气,坐下来就开吃。

墨玄珲淡淡的看着她,过了一阵儿,突然开口。

“恢复的倒是快。”

“嗯?”

慕朝烟停住筷子,看着他眨巴眨巴眼睛,才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。

把手拿到桌子底下,看样子好似从蹀躞带上挂着的小口袋里拿着什么一样。

紧接着,一个白瓷瓶被她放到了墨玄珲的面前。

“喏,就是这个,专门用于快速生血的药丸。”

红色的魅力

说着还不忘扫对方一眼。

“想要拿去,这里面是满的,记得给钱就行。”

墨玄珲伸手刚想要拿起来,一听这话,手上一顿。

钱?

又是钱!

这女人是掉钱眼里了么?

“很缺钱?”

一次两次可以逗逗她,次数多了,就由不得他不多想了。

“废话,钱那种东西,难不成还会嫌多么?”

慕朝烟翻了翻白眼,对于墨玄珲这种好似根本不明白钱的重要性的人,有些无语。

“没听过一句话么,叫有什么别有病,没什么别没钱。可见,钱有多么重要。”

墨玄珲点了点头。

“有道理。”

说着,拿起面前的小瓷瓶,放到了自己的怀里。

“可是……我没钱!”

正在喝着汤的慕朝烟听到这话,差点把刚到嘴里的汤一口喷出来。

没钱?

没钱还往自己怀里放?

他这是准备耍无赖了?

“诶,当我开钱庄的啊?这只拿不给的可不行啊,要不然我炼药可没钱了。”

空间里大多都是一些难寻的药材,可不能说拿就拿出来。

原本她是打算,等再过个十天半个月的,找个什么一般人不敢去,或者不能去的地方,就说是在那遇到了,挪回炎王府栽上。

有空间里的泉水,不怕活不了。

连需要的地方,她都已经打探了一些,就差实地考察了。

这样,也算有个说辞。

只是,在那之前呢?

特别是一些简单的药材,没钱怎么行。

“再说了,一个堂堂的王爷,怎么会没钱呢?”

慕朝烟摆明了就是不信。

“我真没钱。”

虽然他因为中毒受伤,已经休养了半年多,但是,前方的战事可是一直都没有停歇的。

皇上一直都在关注着他手里的玄翼军,早就想一网打尽了,又怎么会给什么军饷。

前方的粮草,军队的补给,死亡的赔偿……几乎都是由炎王府在出。

不过,要说他没钱,也的确是不太可能。

之所以这么说,不过是想证实一件事情。

“烟烟来到王府这么久,从未去账房领过银两,各种药物也是一应俱。我还以为,自己的后半辈子都得让烟烟来养呢,哪还会去攒什么钱。”

听到他这么一说,慕朝烟彻底傻了。

不是因为那句要养他的话,而是……自己没有银子,那自己制出来的药都是哪来的?

除了最开始坑过落云一些,后面的她可是谁都没有跟谁要过。

那……这些药要怎么解释?

“其实,我还是有一些积蓄的。”

慕朝烟说着,有些心虚。

但是,除了这个说辞,也想不出其他的来了。

“哦?”

面对这个说法,墨玄珲当然不信。

“的积蓄,就是那几箱石头废纸?”

陪嫁如此寒酸,就算是穷苦百姓,也不会到这宰相府嫡出小姐的地步吧。

一提到那几箱石头废纸,慕朝烟就觉得窝火。

陪嫁有多少她其实并不是很在意,有就收着,没有就拉倒。

她原本也没指望过宰相府会真的给她什么。

可是,千不该万不该,李氏不该那么过分,连她母亲的嫁妆也一并吞掉,还吞的这么厉害,一点都没留给她。

其实,最开始看到那些箱子,她就知道,肯定会少。

不过,看那数量,加上那时也不知道炎王府的情况,即使明知道里面装的东西会有些变动,也没在意。

反正她还会拿回来,这是必然的。

只是没想到,会拿那些东西来糊弄她。

“慕朝云跟太子的婚期快到了吧?”

墨玄珲没想到,慕朝烟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。

不过,他还是如实回答。

“还有半个月。”

“半个月?呵,顶多十天,我就能把我原本的嫁妆拿回来,到时候,就知道我是不是真的有积蓄了。”

十天?

看着慕朝烟那自信满满的样子,就连墨玄珲,也忍不住有些惊讶了。

她哪来的自信?

不过,这个女人倒是能经常给他惊喜。

说到底,关于她身上的药到底是怎么来的,她还是没有给出准确的答案。

再联想到上次轻尘所说的……

凭空出现么?

墨玄珲勾了勾唇。

既然她不想说,那就不说吧。

“烟烟,可以选择隐瞒,但是,我不希望欺骗。”

墨玄珲眼神灼灼的看着她,像是想要通过眼睛,彻底把她看透一般。

慕朝烟刚刚恢复的淡然,又虚了下去。

好吧,她之所以把话题转移到这里,的确是不想解释自己的药到底是哪里来的,也解释不清楚。

原本还想着,通过这么一个让人好奇的话,能够转移他的注意力,没想到竟然失败了。

不是她不相信这个男人,而是……空间系统,确定不会被当成妖魔鬼怪?

到时候再一把火提前把自己火化,岂不是得不偿失。

“慕朝烟,给本公主滚出来……慕朝烟!”

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传来了墨十舞的叫嚷声。

仅仅也就是几句,就消失了。

可是,慕朝烟确定,那肯定不是幻觉。

按照时间来算,墨十舞也的确是应该醒了。

想必是看到了胳膊上的刀口,来跟自己算账来了。

只是,为什么只喊了那么两声,就没动静了呢?

而墨玄珲则是像没听到一般,为她又填了一碗汤。

“十舞公主她……”

“不用管她,只管好好休息。记住,不许再伤害自己的身体。”

标签:

Related Post